地方频道:

北京 | 天津 | 上海 | 重庆 | 吉林 | 河北 | 山西 | 陕西 | 宁夏 | 甘肃 | 新疆 | 西藏 | 山东 | 河南 | 江苏 | 湖北 | 安徽 | 江西 | 辽宁 | 湖南 | 浙江 | 福建 | 广东 | 云南 | 贵州 | 青海 | 台湾 | 广西 | 黑龙江 | 内蒙古 | 香港 | 澳门 |

电子杂志
车辆查询
人员查询

他20余次打入贩毒团伙内部卧底……

 

 

 

在警察队伍里
有一群默默无闻的“平安卫士”
他们的名字不为人知
但有他们在,就是安心。

 

今天要介绍的这位民警,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。

 

他是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一名公安民警,出于侦查工作和保密安全需要,我们将称其化名“黔警”。

 

黔警,男,汉族,中共党员,1979年生,参加公安工作21年,先后20余次打入贩毒团伙内部卧底侦查,当过“煤老板”“包工头”“总经理”甚至“毒贩”……打击违法犯罪战功赫赫,领衔组织专案组打掉涉黑组织12个、涉恶团伙56个。

 

 

让我们走近这位“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”,走近“全国禁毒工作先进个人”,走近贵州省“五一”劳动奖章和“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”获得者,看看他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、个人二等功1次、个人三等功5次背后的故事。

 

【收买】

 

“如果让毒贩从眼皮子底下溜走,那会是我们最大的耻辱!”

 

“多瞧几眼,多问几句。”

 

正是坚守这样的信念和习惯,黔警侦破一系列毒案,兵锋所指,利剑高悬,犯罪嫌疑人无不“认栽”。

 

2007年,黔警与战友们到324国道上落实一条线索,对一辆商务车进行检查。但是,没有发现问题!

 

从商务车上下来时,黔警再次扫视车上人员,发现司机的目光躲躲闪闪,放在方向盘上的双手不停抖动。

 

“有问题!”黔警敏锐地判断,“必定有鬼!”

 

为了不惊动驾驶员,黔警走出几步又返回车旁,假装和商务车司机随意聊天,得知驾驶员在贵阳市做皮包生意。

 

“你在贵阳哪个区做生意?”

 

“朝阳区。”

 

黔警的心顿时“咯噔”一下。同时,商务车司机也面露一丝惊慌,因为贵阳根本就没有“朝阳区”。

 

商务车司机立即掏出烟来递给黔警,脸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掉。

 

“大哥,大哥,”对方试探性地靠近黔警,轻声说,“放过我吧!”紧随话音,一只手伸出4个指头晃了晃。

 

黔警明白,对方想收买自己。

 

没有丝毫犹豫,黔警与战友瞬间扫了一个眼神,大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商务车司机控制住。

 

黔警拉开商务车座垫,发现下面有一个被改装的地方,1000克冰毒片剂就伪装在润滑油里……

 

 

“公开查缉不能有丝毫掉以轻心。如果一不留神,就有可能让毒贩蒙混过关。”黔警说,“查缉工作绝对不能碰‘运气’,必须付出100%的努力!”

 

当然,除了公开的查缉,更多的还是隐秘侦查。

 

【卧底】

 

“每次卧底之前,我都要花大量时间研究自己将要扮演的角色,设想与毒贩碰面时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。”

 

“与心狠手辣的毒贩周旋,还要了解他们的性格行为特征,懂‘行规’、讲‘行话’,随时经受住试探和考验。”

 

“很多时候需要“单刀赴会”,斗智斗勇中不乏惊心动魄。只有把自己当成‘毒贩’,才能更好地融入角色。”

 

……

 

2009年,大年初一,凌晨5点,冷风呼呼响。黔警紧裹大衣,悄悄走出家门,准备到毒贩家中赴约。

 

原来,黔警在破获一起零星贩毒案时,获知贵州省六盘水市盘县(现盘州市)的左氏兄弟手中有大量海洛因急于脱手。

 

黔警决定,以“杨老板”的身份打入贩毒团伙内部。

 

左氏兄弟在“圈里”是出了名的谨慎,为取得他们的信任,黔警狠下了一番功夫。

 

通过中间人,黔警前后4次约左某在盘县吃饭。每次吃饭,都是一场“鸿门宴”,稍有一句话、一个动作或一个眼神“露馅”,都可能引来杀身之祸。

 

在饭桌上,左某总不忘打探黔警的身份和底细,全被黔警灵活自如地应付过去。

 

几次下来,左氏兄弟渐渐相信了“杨老板”的诚意,基本打消他们对黔警的疑虑。

 

“兄弟,我们什么时候交货?”黔警提出进行交易。然而,得到的答复是左某要约黔警到其家中吃饭。

 

黔警裹着大衣,只身带着10万余元现金来到左某家中。左某验完钱的真伪并清点数额后,谨慎地说:“现在货不在家里,今晚你住我家,明天一早我们就交易!”

 

“毒贩想干什么?”

 

“会不会是什么地方引起了他的怀疑?”

 

“怎么能早点儿完成交易?”

 

黔警飞快地过虑着一个又一个问题。

 

突然,黔警起身指着左某的鼻子,近乎火爆的质问道:“兄弟,你这就是在耍我了,我带这么多钱住你家,谁能保证我没事?要么现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要么这单生意就免谈了!”

 

 

左某见黔警态度强硬,立即打电话通知其兄送货到家,被外围接应的民警一举擒获,现场缴获海洛因123克。

 

【拼命】

 

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传奇,缉毒工作主要就是眼尖、心细、胆大。”黔警有一双鹰眼一般的眸子,身手敏捷。

 

 

“空手夺刀,那是一场在悬崖边上的殊死搏斗。”2014年7月那次抓捕,战友们都为黔警捏了一把汗。

 

那天,黔警带队到沪昆高速公路晴隆段设卡缉毒。查缉点设在一座大桥上,大桥下边是300米深的深谷,周边是悬崖。

 

突然,一辆轿车飞驰而至,就在离查缉点不到500米处时,一个急刹车,停了。

 

车上一名中年男子神色慌张,他推开车门后,掉头就跑。

 

“快,追上他!”黔警果断向民警下达指令后,自己翻身越过桥中间的护栏,拦了一辆车紧追男子而去。

 

见势不妙,“跑路”男子迅速翻越路边护栏,往大山里仓皇逃窜。黔警紧急停车,紧追上去。就在中年男子跑到距离悬崖边不到5米处时,黔警一个前扑,将其按倒。

 

那是一场以命相搏的恶斗。穷凶极恶的男子随身抽出一把15厘米长的“卡子刀”向黔警刺去。

 

 

好险!黔警眼疾手快,一个卷腕夺刀,死死抓住了男子握刀的手。两人在悬崖边上扭打在一起。随后赶来的民警合力将男子制伏,现场查获海洛因700克……

 

“惊心动魄的以命相搏,是家常便饭。”黔警说。

 

 

同年8月,黔警带队破获一起贩毒案件。在审讯中得知,一个绰号“四哥”的男子在批发冰毒。

 

黔警根据这一线索顺藤摸瓜,很快查清了一个特大贩毒网络,涉案人员30多名。

 

经过前期侦查取证后,黔警带队转战贵州、广东等地开展“收网”行动,抓获毒贩马某、“四哥”张某等人,缴获仿“九二式”手枪一支及毒资3万余元。

 

在抓捕顶层“毒枭”蔡某时,黔警带领民警到广东省虎门市一座大楼下蹲守。

 

这一守,就是3天3夜。

 

3天后,身材高大的蔡某在闹市现身。黔警用眼神示意战友准备行动。当蔡某拐入一条巷子时,黔警一个“拉手别臂”迅速控制对方,并用手铐将蔡某的右手铐到自己的左手上。

 

搏斗中,黔警不慎摔倒在地,气急败坏的蔡某拖着黔警就跑,被整整拖行了30多米,手臂在水泥地上划出了一道道血痕,随后赶到的民警火速援手,成功将蔡某制伏。

 

【扫黑】

 

    “加入扫黑除恶专案组时,我小孩才半岁。案结时,他都会走路,会叫爸爸了。”黔警有些心酸。

 

2017年4月,黔警被抽调到杨某涉黑专案组。

 

 

说起杨某,他在贵州省普安县可是一位“能人”。他是“保护伞”口中的“兄弟”,是组织成员心目中黑白通吃的“大哥”,是群众眼里有钱有关系、能打能杀不能惹的“恶霸”。

 

自2004年以来,杨某通过吃喝玩乐、施以小恩小惠等手段,先后笼络多名刑满释放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,逐渐形成了以自己为组织者、领导者,以李某祥、彭某元等人为骨干成员,杨某进、杨某云等人为一般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。

 

“该犯罪组织长期在普安县实施寻衅滋事、聚众斗殴、故意伤害、开设赌场、敲诈勒索、组织卖淫、容留卖淫、发放高利贷等违法犯罪活动,”黔警介绍道,“他们还将违法犯罪聚敛的部分财物用于支持组织活动,在普安县城及周边地区称霸一方,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。”

 

彼时,“黑老大”杨某虽已被捕,但后续证据收集、追捕涉黑社会性质组织骨干成员的工作依然繁重。

 

“扫黑除恶,除恶务尽。杨某涉黑组织多名骨干成员仍在潜逃,我不敢有半分松懈,也不敢有一刻停歇。”黔警说。

 

“那天,蚊子又多,人也困得不行,奔波了一晚,终于在第二天发现了他。”历经一个多月深入细致的侦查,抓捕杨斌涉黑组织骨干成员李某祥的条件已经成熟。

 

黔警带领8名民警,身着便衣,分组搜查李某祥可能藏匿的几个地点。“根据掌握的线索,当时李某祥已如惊弓之鸟,惶惶不可终日,不敢抛头露面。”

 

“但行动当晚没有找到人。到底会在哪里呢?”黔警陷入沉思。次日,经过实地走访与多方打探,抓捕小组成功发现李某祥的新的藏匿地点。确定身份后,立即实施了抓捕。

 

李某祥后来交待,他没有想到警方那么快就找到了他,看到民警的一刹那,他知道自己跑不了了。

 

李某祥的落网,为该案后续相关工作的开展奠定了基础。

 

 

2018年12月,贵州省兴仁市人民法院一审宣判,杨某等17人犯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及寻衅滋事罪、开设赌场罪、聚众斗殴罪。

 

根据黔警所在专案组深挖彻查,长期躲在杨某背后的“保护伞”也纷纷获刑……

 

【“套路”】

 

回想起2018年侦办册亨县杨刚等人“套路贷”专案件时的场景,黔警义愤填膺。“‘套路贷’害人啊!一人被逼跳楼,一人被逼服毒,那些幸福美满的家庭都落得支离破碎……”

 

当年3月,黔西南州公安局接到25名群众实名举报,称册亨县杨刚、韦某果、杨某等人向他人实施“套路贷”。

 

黔西南州公安局抽调黔警等14名民警成立工作组,对杨刚等人涉嫌“套路贷”犯罪线索展开核查。

 

“‘套路贷’是新型诈骗案件,存在着法律适用难、取证难、突破难等特点。”黔警说,“线索核查必须小心谨慎,秘密进行,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,还要严防打草惊蛇。”

 

开弓没有回头箭,全面核查连轴转。黔警与战友们一起连续奋战,对涉案物证、书证、电子证据逐一清理核查。

 

“经过核查,最终认定群众举报情况属实,专案组迅速成立。”黔警说,“通过汇总分析、综合研判,发现该犯罪团伙成员分工明确,具备黑社会性质犯罪特征。”

 

4月初,专案组获悉犯罪团伙主犯之一的韦某果及同案犯李某泽,经云南西双版纳逃往缅甸躲避风头。

 

“我们保密很严格,线索核查时取证点都是远离市区,设在郊区的一个隐蔽场所。”犯罪嫌疑人潜逃,难道是有人漏了风声?黔警在心里生起怀疑。

 

为确保战果,专案组火速对涉案犯罪嫌疑人进行集中抓捕,同步追捕潜逃的韦某果、李某泽。

 

黔警至今清楚记得抓捕主要犯罪嫌疑人杨刚和聂某(二人为夫妻)时的场景。

 

“冒头了!冒头了!准备!”黔警说,正当大家都兴奋极了,想着马上就能把杨刚、聂某抓捕归案时,紧接着的一幕,让实施抓捕的民警们停止了行动。

 

杨刚与聂某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,有说有笑,向小区外不远处的学校走去。

 

“如果现在实施抓捕,对孩子的伤害会很大。”黔警马上向指挥部汇报现场情况,决定延迟实施抓捕行动。

 

想到孩子跟自己的儿子差不多大,黔警有点心酸,他想不通一对夫妇有那么可爱的孩子,还要去做违法犯罪的事情。  

 

待小女孩被送进学校后,黔警一行立即对杨刚、聂某实施了抓捕。至此,历时近13个月的专案取得巨大战果,杨刚、韦某果、杨某等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先后被抓获归案。

 

册亨县杨刚等人“套路贷”涉黑团伙犯罪案件告破后,该案成为贵州省首个摧毁“套路贷”涉黑犯罪团伙典型案件。

 

案件成功侦破,黔警倍感自豪。“一路走来,高扬利剑为民除害,这是人民公安的初心与使命。”

 

而在战友们心目中,黔警也是这样的印象:当卧底,他抢着上;抓嫌疑人,他冲在最前面。有勇更有谋,我们很佩服他。同他一起工作很舒心,我们愿意跟他并肩作战。

 

最后,我们把黔警母亲的话用来祝福“黔警”——

 

看到他们的付出换来人民群众的安宁,我们很欣慰,也很支持,希望他们能一直平平安安!

 

作者丨张好勇 赵佳玲 殷选择

编辑丨张佳琪

审核丨徐琦

 

签发丨陈显君

 

 

 

 

发布时间:2021年8月9日
浏览量:10280
首页    警察故事    他20余次打入贩毒团伙内部卧底……

热门新闻